《FUTURALAND》 WAS HERE IN HONG KONG

FUTURA早於七十年代已開始塗鴉創作,九十年代更加染指潮流,在不同界別也能發現他的蹤跡,這次他與AllRightsReserved的合作企劃,來到香港舉辦全新的個人藝術展覽,被命名為《FUTURALAND》,展出六米高的巨型火箭全金屬藝術裝置,連同其他七個FL-006雕塑,成為 FUTURA歷年最大型的公共裝置展覽。

TALK TO FUTURA
X:《MILK X》 F:FUTURA

X:你把香港視為第二個家,你也曾多次到訪這裡,你能回想起在你從事海軍時第一次到香港的回憶嗎?
F:一九七五年,我乘搭一首很龐大的輪船前往香港,在中環附近到步。我當時就立馬愛上這裡,可能因為在來港的數年前,我看了李小龍的電影《猛龍過江》,覺得這個地方十分引人入勝。回想起,這已是四十五年前的事了,而這次藉著我的展覽再度回來,當然城市的面貌有許多變化,但在我眾多次來旅遊的回憶中,香港是一個美麗的城市,帶有現代感,亦有大自然的一面,非常美好。而我在這裡也認識了很多好朋友,所以我會希望經常到訪這個好地方。

X:你何時開始發現對外太空有興趣?
F:應該是十三、四歲的時候,《2001:太空漫遊》打開了我的眼界,很富真實感,而其後我們真的成功登陸月球,所以我很想探索外太空的事物。或許某一天,我也會想到月球看看,那可能我要試著和ELON MUSK打交道,哈哈。

X:對比你以往和現在的作品,當中包含著哪些變化,你會如何去形容它們?
F:我會說是一個進步吧,我不斷在演變,每時每刻都比從前的那個自己進步。而如果要談風格的話,我想我一直都在同一個領域裡,然而,每一次推出的作品都較上一次的精細。 

X:關於你的VISION,自出道至今會有不一樣的領悟嗎?
F:其實我的故事與別的藝術家也大同小異,從前我是一個無名的創作者,希望找到知音和別人的認同,起初的時候,我是非常樂觀,充滿鬥志,認為EVERYTHING IS POSSIBLE,當然,在我向這個理想前進我同時,總會遇到挫折。而慶幸地,我真的做到了,真的MADE A NAME,在這個行業裡成為一個角色,而這不只是指我的作品,而是我整個人及人生。

X:此時此刻,你還有哪些想要達成的計劃嗎?
F:當然,我想繼續活著,我現在六十五歲,當然還是很年輕,對我來說是中年,所以在接下來的二十多年時間,這也是一段很長的時間,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嘗試。或許,我會稍為放慢腳步,可是THE OLDER I GET,THE YOUNGER I FEEL。所以,我會保持正面,繼續創作。

X:完成訪問後,你會去做甚麼?
F:就如我每次來香港時一樣,到處遊走,搜羅有趣的事物,以及與好友聚舊。

text > nacchi ma  photography > fong siu hong